防迷路QQ群:327142088
  广告位100元/月   广告位100元/月
  广告位100元/月   广告位100元/月
  广告位100元/月   广告位100元/月
  广告位100元/月   广告位100元/月
点击收藏老湿机最新发布地址!看视频,来湿机!老湿机不迷路!

李刚妇保院风流记

  •    夫妻Q群:606756887欢迎夫妻和单女加入(单男别进)
  • 第一章我叫李刚,当然不是网络上盛传的那个,我今年二十四,毕业于一所理工学校的计算机系。可惜这年头学计算机的,简直比街上卖臭豆腐的还多,所以毕业回家后,果然找不到相关的工作。无奈之下,央求亲戚托了关系,进了本地的一家正规妇幼医院。也许你要问,我一个学计算机的,怎么会跑去医院工作呢?难道是给医院维护网络?  那样的美差,哪里轮得上我哦,而学什么专业和做什么工作,其实并没有什么必定的关联。因为这个医院的某个科室主任刚刚辞退了司机,而我的驾龄(其实是驾照考得早,根本没在开)也有个四五年了,所以我很荣幸地成为了一个干部的专属司机。  其实说专属司机,是抬举我了,我不但要在一周七乘以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等候领导的差遣以外,还得负责跑腿、打杂、主任办公室卫生清理等工作,而拿的却只有司机的一份工资。但没办法,这就是社会的现状,而且我还算不错的了,在外面至少算得上体面,比起那些干死干活才几百块工资的卫生阿姨来说,我的收入还算对不起大学生的身份了。  主任姓王,叫王德才,名字虽土,但他在医院里的威望可不低,总的来说他虽然根本没有医术可言,但会做人,各方各面都吃得开。跟着他,最多的便是饭局,几乎天天都有,如果没有外人请的时候,他就会带上自己科室的人出去花天酒地,当然是不用花自己人一分钱的,谁来埋单?我相信你懂的。  他对自己人,还算得上不错,就是爱灌手下喝酒,男同胞自然是灌到倒,而女同胞则因人而异,有些他根本不会劝酒,说不定他都嫌会浪费;而有些年轻貌美的,自然是他最爱敬酒的目标了。这不,今天他刚刚吩咐了我一句:“小李啊,你通知一下今天值班的,晚上南阳!谁都不许走啊!谁若是回去了,可算你工作没到位!”领导放下了话,我自然唯唯诺诺地应声,虽然心底里有些无奈,其实这厮真是人精!因为值班的安排都是他一手操控,所以他就把一些看得上眼的,放到他想放的那一天上去,而今天我敢打赌,肯定有最近进科室不久的小何。  到了体液室,果然何美眉正皱着眉头对着显微镜仔细看,我敲了敲门,年纪较大的老叶同志便应了声:“请进。”我推开门走了进去。  “哟呵!小李子嘛,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是不是领导又有什么指示了?”他笑眯眯地冲我问道。  我叹口气,回道:“你明明都知道,肯定是这事,还问什么?晚上六点,南阳,全体都得到,不去算旷班。”小何听到我的话,转头皱眉看了看我问道:“又要去吃饭?前几天不是刚去过么?”老叶倒接过话茬道:“小何啊,领导关心我们,多和我们交流交流这是好事啊,你没事的话去就是了。”小何满脸郁闷,其实她何尝没有发现那姓王的老拿色迷迷的眼神盯着她呢?还时不时找机会蹭蹭她的小手,但她毕竟是刚进来的,编制的问题还没解决呢,只要表现上不合领导的心意,让她滚蛋根本是一句话的事。  所以虽然不愿,只得叹口气,掏出一只粉色的小手机按了几个号码,接通后低落地说道:“喂,告诉你个事,晚上科室又聚餐,估计得很晚才能回来了,你别等我自己吃吧。不用,不用来接我,到时候再说,拜拜。”说完挂了电话,我知道她是和男朋友在通电话,那个男孩子我见过,个子高高的还挺潮,和小何好像是大学同学。  通知完所有在上班的同事之后,我去向王主任报告。我敲了门进去之后,见到他正装模作样地摆着样子坐在办公桌前看报纸,见我进来露出一丝笑容问道:“怎么样?都通知完了吧?”“是,都通知了。”我点头哈腰道。  “嗯,都没问题吧?有谁不去的吗?”他又追问了一句,其实我知道这老家伙根本是想问小何去不去,而我却不能直接回他一句:领导!放心吧!你的小何答应去了!  只有继续答道:“没有,大家都很支持领导的工作。”“好!”王主任哈哈一笑道:“那就好!我这就给饭店打电话。”而此刻已经离下班时间不远了,我便去检查一下领导的座驾,到时候一下班便可以出发。  果然下班铃声一响,王主任便很快下了楼,我赶紧把车子开到他的面前停下,等他上了后排,我正准备发动,他却道:“等等,先别开,等一下。”领导有指示,我只能熄了火,也就他的车可以肆无忌惮地停在门诊楼侧门边,如果是外来的车辆早就被保安骂出去了。  过了没多久,便见到小何换了衣服下来了。这会天气还热,她穿着一件糖果色的短袖上衣,下身是一条格子迷你裙,配上近几年正流行的平刘海,还真是一副青春少女花苞正开的姿态。  “小何!这里!”老狐狸竟然朝小何喊道。  而小何听到了他的喊声,用诧异的眼神看了过来,见到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又堵住了门等着她,可能不愿意也只得走了过来,朝摇下车窗的某人怯怯地喊了声:“王主任。”“小何,上来吧!我送你过去。”王主任一脸和蔼的笑容,朝小何邀请道。  “这…”小何迟疑道:“不用了吧!我骑了电瓶车来的。”“哎!”王主任装作不高兴了,道:“你怕什么,车子放在这里才安全,在院里又不会被偷,等晚上吃完饭,我再让小李帮你送过来就是。”我在一边撇撇嘴,当然不会去触领导的霉头。小何估计没什么理由可说了,只好无奈点点头道:“那谢谢领导了。  ”说完就想坐到副驾驶来。  “小何小何!来来,坐我旁边!”王主任赶紧让了让,留出位置要小何坐过去。而小何犹豫着,说了句:“主任,我容易晕车,还是坐前面吧。”“什么晕车!小李,你给我开稳了!如果让小何晕车了,我扣你奖金!小何,来!没事的,小李的年纪虽轻,但技术很好。”这下小何如果不坐后面,不只是不给王主任面子,连带着还有不信任我技术的意思了,我心中一叹,领导果然是领导,说话就是不一样。  果然小何终于屈服,有些不自然地打开了后车门,坐到了王主任的身边。我见她坐好了,这才点火发动了车子。  身后的王主任笑眯眯地凑近了小何,搭话道:“小何啊,听说你以前是学什么老年保健的,是不是?”谈到工作上的事,小何不敢怠慢,赶紧答道:“是的,我以前在临近市在养老院干过,后来因为家里的关系,这才回来了。”“嗯。”  王主任好像思索了一下,我估计他也就是装样子,因为车子已经出了院门,我便不再去看他们,而是专心开车。  “你这专业,和我们科室的工作不是太对口呢。”王主任对着小何说道。  “主任。”小何有些惶恐,急道:“我知道我的专业不是很对口,但是化验室的工作,我会好好学习的。请主任多多指导关心,如果有转正的机会,也请主任您多费心…”我嘴角轻轻一咧,他指导关心?关心倒是没问题,至于指导,那就是难为王主任他老人家了,估计他懂的还没你这个刚来半个月的多呢。  但领导当然与常人不同,点了点头道:“嗯,你的态度是不错的,我这半个月来看得见,只是转正这个事情,还是要看机会的,小何你说是不是?”这老色狼似乎趁机拍了拍小何的手,而我偷偷从后视镜看了身后的小妹妹一眼,只见她双颊通红,似乎有些受不了这老男人的热情。我心中再次摇头,才摸摸手就受不了,等你见到他的真面目,估计就逃都来不及了。  而其实我送主任去南阳的这一路上,还有一个重大的任务没有完成,当然主任是不会主动来提示我的,需要我自己找机会。  果然很快机会就来了,在一个转角处,我见一个小男孩正闯红灯在过斑马线,我赶紧一踩油门,就朝那冲了过去,只到离他还有二三十米的样子,我还没把速度降下来。那老家伙估计也在看,见状连呼:“小心!”我赶紧配合地狂打方向盘踩刹车,其实我早算好了,根本不可能碰到,只是要装出一副惊险的样子出来。  而因为我的紧急转向,小何在猝不及防下,一声惊呼,身子就被甩向了王主任那边,而早就准备好的王主任自然是装作失去平衡,把倒了过来的小何一把搂在了怀里。一时间软玉温香,而我则抹了把汗停住车子,还伸出头去装腔作势地骂了几句那个倒霉的小孩子。  当我把头伸回来,假模假样地对王主任道歉道:“主任,真对不起,刚刚太突然了,所以我没提前停住车。”那老色狼正抱着惊魂未定的小何,一只咸猪手还不停抚摸着少女的后背,而小何则是基本上整个被他搂在了怀里。  “你怎么搞的?不想开了是不是!以后给我小心点!”王主任装作对我发火,怒喝道。虽然我知道他只是演戏,但还是出了几滴冷汗,连忙点头应道:“是,是!主任对不起,我以后一定小心。”接着我继续上路,小何过了好久才慢慢从他怀中挣脱出来,脸上的彩霞更是红到了脖子根,他不知道这是预谋的,还在那边帮我说好话:“王主任,小李也不是故意的,是那个孩子出现得太突然了,您就别怪他了。”傻女孩,我一瞬间心里有一丝感动,而王主任自然答应道:“没事的,刚才我只是怕吓坏了你,我也没有真的怪小李。”小何这才放下心来。  终于到了酒店门口,服务生上来帮小何打开了车门,王主任道:“小何啊,你先上去吧!我们一起出现的话,影响不是很好。我和小李停了车再上来。”你现在倒会觉得影响不好了,我实在是无语。可小何估计是真信了,还感激地看了王主任一眼,这才从大厅进门,去我们订下的包厢。  而王主任这时才拍了拍我的肩膀,呵呵笑道:“小李,可以啊!手法越来越娴熟了,有前途!有前途!哈哈!”我在一边赔笑,一边答道:“是领导教导有方。”二人相视一笑。第二章把车停在了后面院子的停车场里,我陪着王主任进了这个看起来并不是太高档的酒店里。我以前也奇怪,为什么王主任从来就是带我们来这里吃饭,而不去那些更加上档次的地方,后来才慢慢知道,因为这个酒店的人和主任相当的熟,不只在服务上有特别的优待,还会提供一些特殊的服务,至于是什么样的,晚点就会提到。  在美女服务员的热情引导下,凸着个啤酒肚的主任带着我大步走到了早已订好的包厢,只见门口正站着一个男的,似乎是在等待着,我见过这个人,记得是某个卖医疗设备公司的业务经理,此时正伸出双手凑到王主任跟前,脸上带着无比灿烂的笑容道:“王主任!久违久违,今天您能大驾光临赏脸吃饭,实在是小弟的荣幸啊。”王主任头一仰,肚子一挺,那官家的气势自然而然就出来了,他伸出一只手握住了那家伙的一只手道:“小陈啊,今天承蒙你邀请我们整个科室吃饭,还要多谢你啊。”那姓陈的赶紧答道:“哪里哪里,你们肯来,就是看得起我陈某了,来来!别在外面说话了,王主任您请进。”说着推开包厢的门,迎王主任进去,而里面已经围坐一桌的先来的众人,赶紧都从椅子上起身,向王主任打招呼。王主任随意抬了抬手,便坐在了他们空出的主位之上,而我也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那个陈经理就在王主任的对面坐下。其实像这样,厂方的人请我们吃饭是常有的事情,说穿了他们主要是为了请王主任这个能够说了算的,而我们只是顺带一起来而已,再加上王主任本来就善于利用别人的资源请自己的人,所以三天两头就拉我们一帮人过来腐败。按照他的说法,这也是工作,酒桌上作风不好,那就是工作的作风不好。所以我们就算不想来,一般没有什么要紧事也只有乖乖地作陪。  而我还算好一点,因为要开车,再加上一般领导都是十分珍视自己的性命,所以我不需要干陪酒的事,而别的男同事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基本上在王主任的淫威之下,就是要求你喝到吐,吐完继续喝,一直喝到倒地为止。而就连我,有的时候他兴头来了,也会让我上去拼命,宁可最后打的回家。  不过今天王主任的目的显然是很明确的,他笑眯眯地朝正坐下远处的小何叫道:“小何!来来,你坐我边上,和老叶换个位置。”老叶已经是快退休的人了,自然不会连这么明显的事都看不出来,他脸上一笑便主动起身,和满脸不愿但无可奈何的小何交换了座位。大家都坐下后,那陈经理发话了:“领导,今天我们喝什么呀?”王主任眼睛一抬,朝一边的服务员道:“先开十瓶红的吧,不够等下再叫。”这里的酒可不便宜,价格大概是外面的两倍,就开的这种红酒吧,超市里大概一百多,而这里则要三百一瓶,十瓶就是三千那!我一个月的工资可还没有这么多呢,但那个陈经理显然是毫不在乎,招呼服务员上酒上菜,还顺便问了我一句:“小李是吧?今天喝点什么?”我赶紧道:“陈经理你客气了,我随便,王老吉就好。”其实我当这个司机,还算不错了,在王主任手下,不管你是男的女的,一律喝酒!就算有个别酒精过敏的,都要求你喝啤酒。但今天我的幸运显然到头了,只听王主任手指一指道:“小李,你也喝酒!晚上到时候打车回去,车子就放在酒店里,你明早再来拿吧。”我听了心中无奈,嘴上只能老实答应,这老色狼今天肯定是有预谋,否则不会这么快就叫我下场。酒一上来,服务员转了一圈,都倒上了红酒后,王主任便举起酒杯,说了句:“好了,我们开动吧!来,干一杯!”众人便纷纷迎合着举杯,然后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早已饿得发慌的众人这才终于开始动筷。  当几个年轻的男同事和陈经理都主动敬了酒后,王主任笑眯眯地夹了点菜,送到小何碗里还说道:“小何啊,看你瘦成这样,多吃点!你放心,坐在我的旁边,我自然会好好照顾你的。”小何坐在王主任的旁边,本来就有些不自在了,这么一来脸上就有点红了,不安地环顾看了几眼,见周围的同事应该没怎么注意她,这才小声地对王主任道了声谢。  王主任呵呵一笑,举起酒杯朝小何说道:“来,小何,我干了,你随意。”  说完和小何的杯子碰了一下,便一口把杯中的酒喝了个干净。领导都干了,哪有谁真的敢随意啊,小何一脸苦笑地抬起杯子,朝王主任道:“谢谢主任,我也干了。”接着皱着眉头把杯里的酒也一干而净。  王主任眯眼笑着道:“呵呵,小何不错啊,够爽气!来,吃菜吃菜。”又夹了筷菜放到她的碗里。周围的人也看懂了王主任的意图,纷纷开始朝小何劝酒,连刚举起杯子本想先敬一下主任的我,都在他的暗示眼神下临时把杯子转向了小何,倒不知道今天晚上的主角到底是谁了。  这么一来,小何很快就顶不住了,她和我一样刚进入社会,酒量哪里有那些久经沙场的老油条那样厉害,几倍酒下去脸蛋就红得似乎要滴出水来。很快她就借故上卫生间,逃了出去。王主任没了目标,就暂时蹂躏起坐在旁边的王雷和小周二人,这二位是科室里除了我最年轻的小伙,据说都是靠的后台进来的,根本就属于无证上岗,但在酒桌上倒是悍不畏死,深得王主任喜爱。这不趁着小何尿遁,中场休息之际,王主任又和他们玩起了我随你,你满杯。杯子虽然不是太大,只有二两一杯,但里面可是红酒啊,几杯下去就是大半瓶了,王主任只是象征性地沾湿嘴唇而已。  正当他们叫苦不迭的时候,小何终于从卫生间回来了,二人这才松了口气。  果然主任的火力马上转移到了小何的身上:“小何啊,怎么去了这么久啊,来!  先自己罚一杯意思一下。”说着便给她倒了大半杯。  小何哪里肯喝,连连摆手求饶道:“主任,我真喝不了这么多。”“那没事,你就喝一半吧,可别再说不行哦。”小何没办法,只好皱紧了眉头硬喝了一半下去,主任这才开心道:“对了,这才是好同志嘛!你们多向小何学学,看人家一小姑娘,酒风都比你们好。”众人赶紧表态,纷纷朝主任和小何敬酒。这时小何的电话响起,她赶紧朝王主任说了声抱歉,拿起电话跑到走廊里去接。我正好尿急,也起身去厕所,走到门口便听到小何正在向男友诉苦:“你快来接我吧,我不行了。我们那个主任,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老是盯着我让我陪他喝,这会我的脑袋都开始晕了。”见到我出来,她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我也点头致意,自己跑去厕所了。等我方便完回来,从卫生间出来一转角就听到她和王主任的对话声,原来是王主任也出来了,正在和小何说着话:“小何啊,怎么?男朋友着急了啊,你跟他说,我们这是在工作,他既然身为你的男友,可要支持你才行啊。”小何自然是唯唯诺诺地答应。  我正想转弯过去回包厢,却突然听到小何一声惊呼,急道:“主任你怎么了,你…”我一愣,不敢再靠过去了,趁着没被他们看到,我偷偷敲了一眼。王主任竟把小何压到了墙上,靠在了她身上。  “哎呀,小何,实在是不好意思,我酒喝多了,有点晕。”他装作不胜酒力,在那里喘着气说道,一只手支在墙上,身子却还是一动不动压着小何。小何本来就也喝了不少,再被王主任嘴里的酒气一熏,恶心之余脑袋更是昏昏沉沉,竟忘记了要把他推开,只是在那里不知所措。  王主任就借着酒胆,一张大嘴突然亲在了小何的嘴唇上,小何一下子暮了,过了几秒才猛地推开了王主任,一边带着惊慌看着他,一边狂擦嘴唇,但却不敢大声嚷嚷,带着怒气冲王主任道:“你…你干什么!主任你怎么能这样?”王主任装作不好意思,道:“小何啊,实在是对不起。刚才一个冲动,没有控制住。  ”见小何用一种看着色狼的眼神警戒地盯着自己,便接着道:“其实小何,我是真的挺喜欢你这样的女孩,才忍不住亲你的。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特别像我大学时候的初恋女友…”我听到这句话都忍不住想喷了,先不说这老家伙那会上没上大学吧,就算是有,那年代的大学生会像小何这样,穿个短裙,弄个这么新潮的头发?还特别像呢,简直是胡扯。可小何竟然有点相信了,口气也缓了一点:“原来是这样,但是主任,怎么说你也不能这样对我啊,我可是有男朋友的,被他知道了非得找你拼命不可。”王主任又凑上去,抓住了她的一只小手,在她还没挣脱之前说道:“你听我说,当年我那初恋情人,最后没跟我在一起,这么多年下来,我一直都忘不了她。”接着凑到她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我离得有些远并没有怎么听清,但听到的几个字似乎是说和小何的编制和奖金什么的有关。  果然听到主任的这句话,小何竟停止了挣扎,我相信他肯定是许诺了什么,现在的女孩子出了学校,很快就会被社会这个染缸所浸泡,衣服包包化妆品什么的,金钱对她们的吸引力会比在学校中大出不知多少。  趁着小何发呆的时候,王主任再次奇袭,又亲上了她的小嘴,这次小何眼神复杂地看着这个可以当自己爸爸的男人,却没再反抗。我偷看着这一幕,心跳也开始加快,一个肥头大耳的又老又丑的男人,搂着一个年轻漂亮风华正茂的女孩子狂吻,这样的镜头可是非常有冲击力的。我甚至可以看到王主任把粗大的舌头都伸进了小何的嘴里,有些贪婪地吮吸着年轻女孩芳香的唾液。  王主任出来这么久,一般情况下包厢里的人早觉得不对劲了,可一个人都没有出现看看情况,估计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了,他们都知道什么事该管什么事不该管。王主任疯狂亲吻着小何的小嘴,但他明显不可能这样便满足。当他的大手突然从小何的上衣下摆伸进去抓住了她的一只乳房玩弄的时候,小何这才惊醒过来,一把把他推开,带着复杂的神色看着王主任说不出话来。  王主任整了整衣衫,小声说了句:“小何,我刚才和你说的话是认真的,你考虑一下。我先进去了。”说罢推开包厢的门,回了酒桌上。  小何满脸通红地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久才整理了一下上衣,弄了下被王主任弄乱的头发,这才表情复杂地回了包厢。  【未完待续】
    肉文听声小说唯一网址:www.rwxs.xyz   其他网站均属假冒